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株节节草,命中注定不会开花,但我渴望长大,在有阳光和水的沙滩,把绿油油的信念播撒。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令人堪忧的高中文言文教学  

2011-11-18 14:1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在山师读在职教育硕士期间,一帮来自不同中学的语文教师交流起当下的语文教学现状时,普遍感到现在大部分课时用在了文言文教学上,现代文只是“走马观花”,而文言文教学却又不得不花大量时间于词语的解释、句子的翻译和背诵上,语文教学越来越无趣味可言了。这新课程下的相同困惑是有根源可追究的,我们认为主要缘自以下三个方面。

 1.新课程标准中文言文教学目标和评价的自相矛盾,决定了教学仍受着工具性和人文性摇摆不定的困扰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里对文言文教学目标和评价是这样阐述的:

 “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注重在阅读实践中举一反三。”

 “文言文阅读的评价,重点考察阅读不太艰深的文言文的能力,还要注意考察学生能否了解文化背景,感受中国文化精神,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作品的内容和思想倾向。”

 这样的阐述明显犯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基本的常识是目标和评价应该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否则,在两条道上走是永远走不到一块的。而从“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的低目标到“了解文化背景,感受中国文化精神,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作品的内容和思想倾向”的高评价简直是一种“飞跃”,一相情愿式的思想不仅制造了两者的自相矛盾,也遮蔽了两者间的巨大“鸿沟”。这条巨大的“鸿沟”需要用“理解”填平。

 在阐述里,“理解”“读懂”“了解”“感受”“审视”这几个概念使用得十分模糊混乱。最关键的是弄清“读懂”和“理解”这两个概念,否则,教学就有滑向只见纯粹工具不见实用智慧的危险。而弄清这两个概念不能仅限于辞典里的教条解释。

“读懂”是知道文本的一些事实,却不知道拿这些事实做什么。而“理解”则包含更多,包括能够断定文本的许多事实,包括能够掌握文本的思想内涵和整体意义,包括能够把握文本的诸多暗示以及联想等等。“读懂”只是“理解”的准备性工作,而“理解”指向运用、使用、实践智慧。如果“理解”没有发生,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也许不用多久,你曾经以为读过了学过了的东西很快就干干净净逸出了你的记忆。比如阅读一首古诗,你能背诵得滚瓜烂熟,也能说出这首诗的许多内容,可以说你“读懂”了这首诗;但你不一定“理解”这首诗的内涵、意义、精神,就是说你不知道拿这首诗做什么,它对你无意义。面对21世纪,如果我们仍迷信所谓熏陶、陶冶之类的力量,而无视科学理性的光芒,那我们就不免太幼稚了。看看我们的孩子那点可怜的文化素养和脆弱的人格精神,这是谁之过?对此的回答将有助于我们看清那种自相矛盾的面相:一面是“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的工具性现实;一面是“了解文化背景,感受中国文化精神,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作品的内容和思想倾向”的人文性理想。

 2.高考文言文命题形式,决定了教学价值取向和教学方式

 我们不知道决定着无数学子命运的高考,是应该按照新课程标准的目标要求考,还是按照新课程标准的评价要求考?但看看近几年来的高考语文试卷,我们确信命题者选择了前者。以山东省07、08、09年高考语文试卷文言文命题为例看看——

 命题形式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判断加点词的解释,判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判断六个句子的内容表现,判断四种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翻译三个句子。前两个题型考察文言实词和虚词的含义用法,第三和第五实质上都是考察句子的翻译,这些都显而易见,值得分析一下的是第四个题型是什么样的“理解和分析”?看09年卷,选的是《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讲诚信一文,这个题型设计为:

 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晋文公用十天时间没有攻下原邑而主动撤兵,由于坚守诚信,文公感动了原邑和卫国的人,反而得到了两地。孔子对此表示赞赏。

 B.吴起在“故人至暮不来”时仍坚持不食而等待,魏文侯在“会天?风”时仍不失信于虞人,体现出了高尚的诚信品格,令人钦佩。

 C.楚厉王因醉酒击鼓为戏而失信与民,致使有警而百姓不来;李悝因欺骗将士而失信于军,险致全军覆没。这两个故事从反面强调了诚信的重要。

 D.卫嗣公派人假扮客商通过关口的集市,集市的官吏刁难客商并接受了贿赂。卫嗣公知道后要罢免这个官吏,他非常害怕,认为卫嗣公能明察秋毫。

 不用见原文,大家也看得出来,这种题只要考生读得懂原文中某段句子的意思就能作出断定,根本无须什么“理解和分析”。正确答案是D项,原文中有“某时有客过而子汝金,因遣之”一句,意思却不是“卫嗣公知道后要罢免这个官吏”。这种题实质上考察的仍是句子的翻译。

 这样看来,命题者是严格遵循“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的标准来设计试题的,至于文本中韩非子所讲的“诚信”的内涵、本质、精神以及“诚信”下的“刑”的暴力都一概无视其存在,于是,新课程标准里的评价建议“了解文化背景,感受中国文化精神,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作品的内容和思想倾向”也就成了一句空话。而更糟糕的是,这样以来,文言文教学在高考指挥棒下,不可遏止地走向了以“读懂”为目标的逐词解释逐句翻译的读死书境地。教学文言文无可质疑,但文言文教学的糟糕现状应该遭到质疑。

 3.语文教师自身的文化素养,决定了教学的真实境况

 我们并非否认掌握文言词语的含义和用法对于阅读文言文的重要性,我们担忧的是那种只见词语含义和用法而无视词语本身就带有民族文化特质的浅薄教学方式。在如今这个知识充分开放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工具书摆满书店的书架,丰富的文化资源充满网络,如果文言文阅读只是“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那么任何一个愿意学习的高中生自己就能完全掌握,教师还有何作用?曹明海教授在其《语文教育文化学》里正确指出:“语文教育的内容是以汉字为中介传递给学生的,如果在语文教学中不能理解和把握汉字的文化特征和意蕴,只将其作为简单的信息来处理,那么汉字丰富的内涵,灵动的精神就会在教学中枯萎、流失,对字意了解不深,对文意的理解也只能限于浮光掠影,甚至走向误读。”(见25页)这种思想尤其为文言文教学指出了一条正确的途径,就是把语言和语言自身承载的文化特质及精神结合起来教。问题是,这需要语文教师具备一定的语言文化素养,尤其是语言哲学的素养。

 譬如教学《归去来兮辞》,如果不太了解儒家和道家的哲学思想,就较难把握文本的整体精神和意义。你固然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份弃官归隐的宣言书来教读,也可以把它当成一曲田园生活的牧歌来教读,也可以把它当成是一种生命的哲思来读,但是,文本整体精神和意义何在的追问仍然存在。这并非主张文言文教学应该由简单化转向复杂化,而仍是语言哲学意义上的要求:把语言看成是一种曾经的生活方式,和我们自身的生活方式结合起来。

 我们注意到,在文言文教学方面教出一定特色和效果的是清华附中赵谦翔老师的“绿色文言教学”。他从朱熹“熟读精思”读书法里悟出了指点学生“自诵自悟”的教学法,在《赵谦翔与绿色语文》一书中,他定义这种教学法为:一种文言“语感”教学,一种在理解“文言”的基础上深思熟虑“文章”精华的教学。(见39和41页)“绿色文言教学”也许尚未尽显“绿色”之真义,但对于那些仍然为高考而忙碌于文言词语阐释、语法讲解的老师们而言,是值得借鉴的。

 

(作者为淄博市博山区山头中学教师,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2007级在职教育硕士)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